搜索 English

医院新闻

尼木行医感悟:我们不一样 ——援藏医生黎荣福手记

发布时间:2018-06-12
字号:
+ - 14

行走在西藏,不经意的一座山,一泓湖水,一场辩经,甚至山路上一个磕着长头前行的朝拜者,或者坐在墙角阳光里的一个摇着转经筒的老人,都常常会让我的心灵处于震撼之中。而这一年的尼木县医院援建工作,同样也在时不时地激起我情感的浪花。

走进尼木县医院,才知道原来在这个外人看来美丽而又神秘的边远藏区,有着这么多的忧伤、这么多的不一样。

你可见过,看病要经过活佛喇嘛卜卦后才能定夺。尼木是农牧区,藏族同胞大多是信徒。生病了,去哪儿治病,什么时候做手术,他们都会先去拜访寺庙,把生老病死的决定权交给信仰。手术误了时辰,只能拖延到下一个所谓的吉时;喇嘛说在这里生孩子,就是冒着再大的风险,他们都会义无反顾!

image002.jpg

 

你可见过,远道而来看病的患者和家属,会在看病的间隙,随便找个地方席地而坐,慢悠悠的喝起随身带来的甜茶和酥油茶,还时不时对着往来的我们点头微笑,完全没有现代城市里病患的焦躁不安,那种澹泊安然的心态让我惊讶,也让我羡慕!

你可见过,整个县城没有一个口腔科或五官科大夫。牙痛都是靠忍,直到牙神经坏死,期间只能靠药物缓解疼痛。小孩顽皮,鼻腔耳朵里经常会塞进豆子或小珠子,只能是几个医生按着,用各种奇形怪状的自制工具取出来。要是误吞了硬币、鸡骨头卡住了食道,只能乖乖转到拉萨去处理。高原强烈的紫外线,造就了大量的眼疾患者,内地偶尔来一次的眼科义诊,就是整个尼木的狂欢!

每一回来住院,特别是牧区患者,由于交通不便、路途遥远,他们几乎是全家出动,一起住在医院,而带来最多的就是一车大包小包的被子。住院部每一层楼都有厨房,他们煮上酥油茶,和着糌粑,加上土豆,简简单单就是一顿饭,但一家人同舟共济、一起抗击疾病却让我心里热乎乎的。

 

image004.jpg

每一回术前访视病人,我都要反复交待,术日早上不能吃饭喝水,重点是要拒绝甜茶、酥油茶和糌粑的诱惑。这几样东西对于藏族同胞来说,可能已经超越了一般的食物,如同转经一样成了他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刚到尼木的时候,我就是吃了它们的亏,推迟了好几台手术,以至于每回我都要强调三遍:明天早上糌粑咱不能吃,甜茶咱不能喝,酥油茶咱也不能喝!

每一回手术麻醉签字,都是一个愉快的过程。 在这里,你能得到100%的信任,完全没有质疑,也不需要反复解释,甚至他根本就不需要听懂。在你面前,是托付与你的坚定的眼神,一声一声的安吉拉,还有按下手指印的痛快劲。这种纯粹的医疗、被人需要的职业认同感以及温馨和谐的医患关系,很容易让人满足。和当下日益下滑的医疗环境相比,在尼木当一名安吉拉就是一种幸福!

多少次,产妇把孩子生在了来医院的路上;也有多少个孩子,诞生在医院的大门口;由于没有血库,那么多个产妇大出血,都是靠大量的晶体液和人工胶体液顶着,让我不得不时常感叹藏族妇女的耐受力和顽强的生命力。

image006.jpg

 

多少次,看见儿童被牦牛所伤。手脚被撞破都是轻的,口鼻被牛角豁开了也可以缝上,但是,被牛角挑出眼球直接致盲,却让孩子一生都是独眼龙。就算没有牦牛,家长疏于看管,也让这里的儿童多病多灾。有一个四岁的孩子,把大量的牛羊驱虫药当糖吃,七个小时后昏迷了父母才发现。还有一个两岁多的孩子,腹部竟然被自家割草机划开,肠子都鼓出来了,只能用碗扣着转去拉萨,看着让人心酸。

多少次,看着监护仪上八十五六的血氧,我都在想,要是在北京我该怎么做;由于呼吸机不能正常使用,多少个抢救的夜晚,我们都是一晚上一晚上地用手挤压简易呼吸器,而转院也是捏着皮球去拉萨;县里经常停电,电梯时常瘫痪,我们抬着术后病人下楼回病房也是常有的事;管道氧也时不时来个下马威,在你急需的时候刚刚没有了,好在随处都备有氧气罐;检验科查不了心肌酶,那些个胸痛疑似心梗的病人通通转院去拉萨;就连打个破伤风也需要专门跑一趟拉萨。拉萨,是尼木患者的下一站希望!

我不会忘记,那个冒着先心病风险怀孕仅四个月就心衰逝去的产妇。她已经十多天不能平躺却忍着不就医,来的时候孩子没了,尽管经过一晚上的抢救,她自己最终也随孩子而去。事后我常常在想,要是能改变忍到实在不能再忍才来看病的习惯,要是早一两天到医院,结局也许不是这样。

我不会忘记,每一次去做高原医疗保障,都有那么一两个高反比较重的病人,严重的高原性高血压甚至让他们睁不开眼、迈不动步。他们高昂的工作热情和坚强的意志让我敬佩,不过我还是要对他们说:高原环境特殊,不是每一个人都适合或能适应,在生命面前,每个人更应该珍惜自己的身体,高原,就让它的征服者来吧!

我也不会忘记,一只大象都能引发两条人命。那只从内地过来扛过了高反的大象,在藏区掀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观潮,把尼木到拉萨的必经之路堵得死死的。恰好那一天,两个从尼木转到拉萨的病人,没熬过那几小时寸步难行的等待,把命丢在了就医的路上。

我也记得,大骨节病使很多正当年富力强的人生失去了劳动的能力;痛风让年纪轻轻的男人们饱受折磨,大冬天穿着棉拖去上班;还有那醉酒的汉子,无视高原环境的恶劣,白白送了性命……

image008.jpg

 

正如人家是打卡上班,这里却是上班前排队集中点卯一样,尼木行医一年,给了我完全不同的感受,也让我对生命、对幸福、乃至对生老病死有了不一样的感悟。高原缺氧使我的记忆力越来越差,但是简单的生活却让我放空一切,静下心来关注内心的修行。

 

image010.jpg

其实幸福很简单。藏族同胞从来没有刻意去追求幸福,但是在那一壶甜茶、一袋热土豆中,在那阳光里灿烂腼腆的笑容中,在那望过来的充满感恩的眼神中,都能真真切切感受到幸福的存在。是啊,只要我们用心接纳,用微笑迎接,伸手就能触摸到幸福。

    高原环境恶劣,生活变故多见,藏族同胞生来敬畏自然和生命。强大的精神力量使他们生病时照样拥有一份超然洒脱的心境,从他们身上,我看到的是对疾病的从容、对生死的恬淡。生命脆弱,所以我们要做一个对自己生命负责的人。坚守本性,爱自己,爱家人,也爱身边所有的人!


阅读数: